大奉打更人_第三十八章 诗成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十八章 诗成 (第1/3页)

  “杨子谦若是没赴任青州,这个活儿倒是可以推个他。”张慎说:

  “咱们几个里,他最擅长此道。”

  山风扑入室内,吹的陈泰长须飘飘,笑道:“谨言兄比我更适合在朝为官。”

  “老匹夫,你在嘲讽我踢皮球?”张慎也不生气,一副光棍姿态:“你行你来,老夫洗耳恭听。”

  眼见又要吵起来,张慎的书童低头疾步而入,躬身道:“先生,您学生许辞旧来了。”

  许辞旧?他来干嘛,圣人语录三百遍抄完了?张慎点点头:“请他进来。”

  待书童离开,张慎看了眼棋盘对面的陈泰,笑呵呵道:“说起来,老夫近来新收了一个学生,是这许辞旧的堂兄,诗才惊世骇俗。”

  李慕白当即补充:“那也是我的学生。”

  陈泰看了眼姓张的,又看一眼姓李的,心里一动:“那首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的诗人?”

  李慕白和张慎得意的笑了。

  “哈哈哈....”陈泰大笑出声,指头点着两位好友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我笑你们被名利遮了眼,哦,还有嫉妒。”陈泰收住笑容,半告诫半嘲讽:

  “杨子谦之名,必定因为这首诗流传后世,确实让人艳羡。可你们俩就不想想,佳句难得,多少读书人一生也就寥寥几首好诗,能载入史册的,更是没有。”

  “出了一句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已经是神来之笔,闻之欣然,还指望再来一首,不,两首,好叫你二人一起名垂千古?”

  “过于在意名利,久而久之,你们肚子里的浩然正气怎么存续?”

  一顿奚落,李慕白和张慎有些尴尬。

  心底知晓陈泰说的有理,流传千古的佳句,哪是随随便便就能作出,况且对方并不是读书人,妙手偶得了一首,便是天大的缘分。

  指望一个胥吏连出好诗,让他们青史留名,确实有些过于妄想。

  “幼平所言极是。”两人作揖,沉声道:“读书人三不朽,纵使要名垂青史,也该堂堂正正的走大道,而非捷径,是我二人偏了。”

  “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”陈泰微微颔首。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