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三十六章 捣蛋鬼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十六章 捣蛋鬼 (第1/3页)

  “知道破案的流程是什么吗?”许七安从自己拿手的话题入门:

  “观察现场,收集线索,然后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一点点解开谜题,获取案件真相。”

  摇曳的烛光映亮许二叔一脸懵逼的表情。

  许二郎皱眉沉思。

  许七安侃侃而谈:“咱们要思考的不是怎么算计周立,而是去观察周立,收集信息,然后汇总起来,大胆的制定计划,再小心翼翼的推敲过程,来判断计划的可行性。”

  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晰,思路严谨,让许二郎无言以对,并在心里认同大哥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
  原来宁宴也是个足智多谋办事靠谱的孩子....许平志甚是欣慰,他以前还担心侄儿性格太倔,死认理,将来会吃亏。

  见两人都没有反驳,许七安接着说:“辞旧,你有举人功名,能接触到士林学子,了解一些官场的信息。你去搜集周立的情报,事无巨细,不要错漏。”

  “二叔,周府在内城,御刀卫平日里负责内外城的夜巡,你负责监视周府的动静,不要你自己来做,找值得信任的心腹去盯着。”

  “周立一天里去了什么地方,做了什么事,接触了什么人,我都要知道。”

  父子俩点了点头,忽然想到了什么,盯着许七安:“那你呢?”

  许七安神秘一笑:“我要为许府谋一条后路,辞旧,晚点我们再商量细节,顺便向你打听一些事。今晚,我就在你屋里留宿了。”

  ......

  滴答,滴答....

  水漏的声音响在寂静的房间。

  “大哥,你睡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......

  “大哥,你睡了吗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......

  “大哥,你顶到我了....”

  许七安大吃一惊,又听许新年说:“收一收你的肘子。”

  “哦哦...”

  又是一阵沉默,听着彼此的呼吸声,许七安问道:“你是不是睡不着。”

  许新年“嗯”了一声:“不是很适应。”

  我也是....许七安感慨道:“咱们多久没有同塌而睡了。”

  许新年想了想,回答:“十岁之后,自从你每年习武花费一百两,和我娘关系闹僵之后,咱们也跟着生疏了。”

  我还以为你会傲娇的来一句:我们从没有同塌而眠过.....现在咱们还能睡一起,玲月妹子就永远没可能了....脑海里闪过原主幼时的记忆,许七安感叹道:

  “其实不怪婶婶,御刀卫的差事捞不到什么油水,二叔费尽心力加上俸禄,一年也才两百多两银子。一半都喂给了我。另一半才是你们的开销,婶婶心里有怨气是难免的。”

  许新年岔开话题:“这次危机如果度不过去,许家可能就真的完了。”

  周侍郎如果倒不了,京察过后,就是许府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