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十三章 审问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三章 审问 (第3/3页)

格憨实倔强,只会闷头做事,是真正的愣头青。

  这么个愣头青,怎么转眼间就断案如神了。

  ......

  王捕头领了牌票返回休息室时,许七安趴在桌上睡着了。他昨晚乱七八糟的事儿想了太多,三更以后才睡。

  旁人伸手去推许七安,王捕头立刻拦住,压低声音:“让他睡吧。”

  随手挑了两个人,“你们跟我去一趟张宅。”

  三位快手,带上各自的白役,总共九个人,疾步离开长乐县衙。

  白役是临时工,属于徭役的一种,由老百姓组成,没有工资,不包吃不包住。

  但也有很良心的地方:他们不用背锅。

  许七安被“威武”的声音惊醒,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走向县衙大堂。

  估摸着人已经逮回来了,县令正在堂前审讯。

  公堂上,朱县令高居公案之后,左右是堂事和跟丁。

  公案之下,左右两侧立着三班衙役,中间跪着两人,一个穿绣云纹青衣的年轻人,另一位是穿紫色罗裙的美貌妇人。

  妇人神色惊恐不安,年轻人则相对镇定。

  “啪!”

  朱县令怒拍惊堂木,朗声道:“堂下何人!”

  妇人下意识看了眼年轻人,年轻人给了她一个镇定的眼神,挺直腰杆:“草民张献。”

  妇人细声细气道:“民妇杨珍珍。”

  朱县令喝道:“你二人是如何杀死张有瑞,从实招来!”

  妇人吓的一颤,长长的睫毛抖动,面露惶恐。

  年轻人张献大惊:“大人何出此言,草民怎么会杀害生父。”

  朱县令问道:“事发时,你在何处?”

  “我在书房。”

  “为何不与妻子同塌?”

  “草民在看账目。”

  “可有人证。”

  “深更半夜,哪来的人证。”

  张献的回答条理清晰,不慌不乱,要么问心无愧,要么早就打好腹稿。

  根据自己的逻辑推理,许七安偏向后一个可能。

  他虽然没有不在场证明,但同样没有证据证明他杀人,推理归推理,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,疑罪从无.....

  县令转而看向妇人,道:“张杨氏,本官问你,你与张有瑞成亲十年,无所出。为何如今又有了身孕?老实交代,是不是你与继子苟且,谋杀亲夫。”

  张杨氏吓了一跳,哭道:“大人,民妇冤枉,民妇身子不好,近些年日日调理,好不容易怀上丈夫骨肉,大人怎么能凭此冤枉民妇谋杀亲夫。”

  嘤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  这样审怎么可能审出真相,许七安遥望水灵妇人片刻,心里一动,有了个不错的主意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