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六十五章 子时(求月票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十五章 子时(求月票) (第1/3页)

  “你怎么来了........”

  许七安连忙起身,语气也跟着小心翼翼。

  慕南栀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我说呢,为什么神神秘秘的,既不回客栈,也不让我见你。原来是偷偷摸摸和洛玉衡好上了。”

  卧槽,她怎么知道我和国师的关系,这不对啊.........许七安心里槽点无数,表情冷静:

  “你误会了,没有这样的事。”

  他试图用花言巧语糊弄慕南栀,仍然不相信花神转世会洞悉他与洛玉衡双修之事。

  这偷情被捉奸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.......他心里默默吐槽。

  慕南栀不理他,转而看向洛玉衡,皮笑肉不笑道:

  “当日我劝你和元景帝双修,你不答应,感情是有了个更年轻的。怎么着,你这个年近四十的老牛,也啃起嫩草了?

  “哼,你每个月都会有七天的在业火灼身,日子我清楚的很,他前些时日与我说,你近来会去寻他。我便知道有猫腻。

  “当时试探了一番,他也没说。。今日让小白狐嗅着李灵素的味儿追过来,呵,看到你在这里,我便知自己猜的没错。”

  原来她那会儿一个劲的追问,已经察觉到端倪了,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戏子.........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蹲坐在门口的白姬。

  小白狐本能的缩了缩脖子,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。

  不,不关我的事........它在心里小声争辩了一句。

  此时的李灵素,满脑子都是“不可能”三个字。

  “她什么意思,什么叫“老牛吃嫩草”,徐夫人话里话外,都在说徐谦和洛玉衡有一腿........”

  李灵素感觉心凉飕飕的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个世界是何等的黑暗和不公。

  “徐谦怎么可能和洛玉衡有亲密关系,这不可能的,人宗道首怎么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........道首,您说句话呀。”

  李灵素心里狂呼,见半晌无人说话,他谨慎道:“徐夫人,我觉得吧,这事肯定有误会。”

  本想说:我们道门的道首,不可能看上你夫君的。

  又觉得这话过于羞辱你,而他惹不起徐谦。

  “有你什么事,滚一边去。”

  慕南栀柳眉倒竖。

  就你这暴脾气,以及平庸的姿色,如果洛玉衡真的看上你男人,你还有竞争力吗?现在这么愤怒,便是所谓的无能为力,因而狂怒?

  李灵素心里腹诽。

  而这个时候,二师兄孙玄机,已经悄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洛玉衡终于说话了,眯起狭长的眸子,淡淡道:“很护食嘛,慕南栀,你凭什么管我的事。凭什么管他的事?”

  她笃定以慕南栀的骄傲,恐怕到现在为止,都不承认对许七安的感情。

  许七安连忙看向王妃,眼里饱含期待。

  .........慕南栀噎了一下,瞥见许七安看她,立刻瞪眼:“你是不是很得意?”

  啊?这是什么转折.........许七安愣了一下,旋即意识到这是她在转移话题。

  他一时间有些犯愁,不知道该如何安抚。

  类似的修罗场他是经历过的,临安和怀庆也因为他闹过矛盾,但临安好哄,怀庆又是个聪明的女人,懂得点到即止。

  况且,当初他夹在怀庆和临安之间,本质是姐妹俩争斗,他只是一个工具人。

  眼下的情况不一样。

  好在洛玉衡主动承担了火力,不屑道:“当初我给过你机会,你说不会随他游历江湖。”

  她说这句话,既是解释,也是威胁。

  后半句话没说,相信慕南栀心里明白。

  岂料慕南栀丝毫不怵,冷笑一声:“好啊,你尽管试试,看他舍不舍得。”

  说罢,扭头瞪着许七安:“她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。”

  “不至于不至于.......”许七安连连摆手。

  徐夫人,就你这样的姿色,卖窑子里也没男人看得上..........李灵素在旁腹诽一句,又幸灾乐祸,又酸溜溜的看一眼徐谦。

  听到这里,圣子已经明白了,徐夫人说的没错,洛玉衡和徐谦的关系真的不一般。

  这让圣子想起了徐夫人之前对徐谦的嘲讽,原来不是开玩笑啊,他真的有一个姿色绝顶,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。

  但想到徐夫人姿色平庸,李灵素心里又好受多了。

  毕竟,他的一众红颜知己里,个个都是貌美如花。这是徐谦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他相比的。

  徐谦和洛玉衡的关系,多半还是他修为的原因,而非个人魅力。这属于个例,正常情况来说,徐夫人这样的女子,才和徐谦般配.........圣子心里哼哼两声。

  洛玉衡镇定喝茶,淡淡道:“把她打发走。”

  慕南栀哼道:“该滚的是你。”

  圣子幸灾乐祸之际,忽听徐谦传音道:“这种情况,该怎么办?”

  他在向我求助,哈哈,徐谦啊徐谦,你这个糟老头子..........李灵素嘴角一挑,好为人师的语气传音:

  “很简单,这要根据她们的性格,以及在你心中的份量来处理。举个例子,如果是东方姐妹和闻人倩柔闹矛盾,我会向着东方姐妹,并想办法气走闻人倩柔。

  “因为她不是东方姐妹的对手,而后者对情敌下手素来狠辣。我是在保护倩柔。如果是柴杏儿和东方姐妹,我则向着柴杏儿。

  “因为杏儿是个纤弱敏感的女子,很难哄,而东方姐妹相对好哄。

  “洛玉衡道首和徐夫人之间,我的建议是向着洛玉衡,她的脾气显然更怪更冷,而徐夫人是你发妻,逃不掉。另外,道首倾国倾城,岂是徐夫人能比。”

  圣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