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两百六十四章 如愿以偿的许七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两百六十四章 如愿以偿的许七安 (第1/3页)

  “真相?”

  临安捏着锦帕,一边抽抽噎噎,一边擦拭泪痕,楚楚可怜的看了一眼怀庆。

  怀庆不疾不徐的抿了一口茶,道:

  “魏公死后,许七安就决定要弑君,为此,他有了详尽的计划。这件事的背后,甚至有魏公在谋划指引,包括监正。

  “许七安杀陛下,不是意气用事,是多方势力在推波助澜,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  各方势力在推波助澜,其中包括魏渊和监正..........临安凄然道:

  “所有人都想害父皇,所有人都想父皇死。

  “我知道父皇修道二十年,做了很多错事,朝中许多人对他不满,可是怀庆,他是我们的父皇呀,父皇可宠我了,所有人都要他死,可我不想他死。

  “更不想杀父皇的人是许七安。。”

  她认为,怀庆说这些,是为了向她证明父皇是错的,许七安斩杀父皇和他斩杀国公是一样的性质,都是为民除害。

  但亲情面前,有对错?

  父皇依旧是她父皇,许七安依旧是杀父仇人。

  怀庆的解释,并没有让临安释怀。

  “昨日,你可知许七安和陛下在城外交手,打的城墙都坍塌了。”

  怀庆突然说道。

  临安愣了一下,仔细回忆,太子哥哥似乎有提过,但仅仅是提了一嘴,而她当时处在极度崩溃的情绪中,忽略了这些细节。

  不等她问,又听怀庆淡淡道:“父皇何时变的如此强大了呢。”

  临安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  修行的事她不太懂,但脑子还是有的,听怀庆这么说,她立刻意识到不对劲。

  是啊,父皇何时变的如此强大?

  “父皇,一直隐藏实力?”

  临安抽噎一下,红着眼眶?  不太确定的说道。

  怀庆正色道:“准确的说,他根本不是我们的父皇。”

  临安怔怔的看着姐姐怀庆? 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?  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  过了片刻,她求证般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怀庆脸色不变的重复刚才的话:“他根本不是我们的父皇。”

  没有听错.........临安一下子睁大眼睛?  拔高声音:

  “你,你别以为信口胡诌就能敷衍我?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怀庆。父皇不是父皇?  那他还能是谁。”

  怀庆沉声道:“是先帝贞德?  也是我们的皇爷爷。”

  临安诡异般的陷入了沉默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怀庆。

  怀庆点点头,表示事实就是如此,表示对妹妹的震惊可以理解?  易位思考?  如果是自己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,骤然得知此事,哪怕表面会比临安平静许多,但内心的震撼和不信?  不会少一丝一毫。

  “我理解你的感受,不过你且听我说完.........”

  怀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?  她说的条理清晰,深入浅出,像是优秀的先生在教导愚蠢的学生。

  即使是临安这样对修行之道不慎了解的人,也能领会、明白事情的脉络和其中的逻辑。

  ........四十多年前,先帝贞德就已经被地宗道首污染,变成了张扬恶性的“疯子”..........在地宗道首的帮助下,他夺舍了亲生儿子淮王,“寄生”了另一位亲生儿子元景.........然后假死,避开监正耳目,藏于龙脉中修行。

  魏渊首次出征北境时,他又趁机夺舍了元景,而后的二十一年里,他堂而皇之的沉迷修道,为了掩人耳目,刻意把元景这具分身塑造成修为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