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两百六十一章 事后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两百六十一章 事后 (第1/3页)

  万妖国公主没有追击,九条尾巴裹住许七安,落在赵守面前。

  九条尾巴展开,在许七安身后轻柔的舞动,然后,九条狐狸尾巴,依次消散。

  “等一下,浮香在哪里?”

  许七安在虚弱状态中,强撑着问道。

  尾巴抚动,传来柔媚勾人的女声,嗤笑道:

  “小命快不保了,还惦记着女人,真是个多情种。”

  果然是个性格不太好的妖女,欠缺调教.........许七安听懂了对方的嘲讽,皱了皱眉,眼见对方的狐狸尾巴一根根散去,追问道:

  “别人真心待我,我自真心待人。”

  这是一个海王的基本修养。

  “我把她许配给雄性族人了。”

  万妖国公主笑吟吟的声音传来。

  汝彼母之寻亡呼?许七安瞬间瞪大眼睛!

  “逗你玩的。”

  万妖国公主接下来的话,让许七安平息了怒火,她说道:

  “浮香已经回到我的身边,教坊司花魁的身份,于她而言,不过是一次普通不过的任务,也是她生命旅途中带某一段。。”

  许七安点点头,有气无力的回复:

  “那我便放心了。”

  尽管知道浮香是妖族暗子,死亡只是借机脱身,但听到她如今安好,许七安依旧松了口气,这条鱼暂时就让她回归大海了。

  将来找机会再收回鱼塘里。

  万妖国公主在最后一条狐狸尾巴消散前,笑吟吟道:

  “对了,浮香的肉身是当年我从死人堆里找出来的一具尸体,刚死不久,肉身还能用,便用回魂大法,将浮香魂魄植入其中。

  “那具身体虽与活人无异,但终究是尸体,用了几年,便无法控制的衰败、腐烂,浮香无奈之下,只能假死脱身。”

  许七安的表情骤然凝固,像是一幅静止的画。

  ...........

  “大郎,大郎.......”

  许二叔在旁等的焦虑,见狐尾散去,迫不及待的扑上来查看侄儿伤势。

  许平志一张老脸遍布着悲伤、愤怒、担忧和后怕? 他仅仅握住侄儿的手? 害怕一松开,侄儿就没了。

  “怎么伤口还没愈合? 三品不是号称不死之躯?”

  许二叔查看一阵? 急了。

  因为侄儿的伤势并没有好转,两次玉碎的伤口还在? 九根封魔钉刺入他的血肉,腹部的伤口不停的流出浓稠的? 猩红的血。

  加之七窍流血? 模样可怕,他看起来随时都会因伤势过重死去。

  “他已濒临极限,急需救治。”

  赵守叹息一声,强忍着头疼欲裂的痛楚? 沉声宣布:“止血。”

  那些狰狞可怕的伤口? 慢慢停止往外渗血,但依旧没有痊愈。

  在赵守看来,许七安此时没死,恰是武夫生命力强大的体现。

  他在与贞德的死斗中消耗巨大,受伤不轻? 尤其是那两道玉石俱焚的伤口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? 甚是可怕。

  而后被嵌入封魔钉,锁住了气机和气血? 让他空有三品武夫的修为,却难以发挥分毫。

  最后? 他用儒家记录的咒杀术? 自残为代价? 让白衣术士许平峰遭受气运反噬。

  杀害大气运之人的反噬。

  属于杀敌八百自损一千。

  重重伤势叠加,还能保住性命,不正是武夫生命力强大的体先嘛。

  “先回京城吧,眼下能救他的只有监正。”

  赵守看了眼远处的大战,以他的三品修为,也无法窥见一品菩萨和一品天命的交手,因为那里被层层阵法笼罩。

  监正在断女子菩萨的后路,他要斩菩萨。

  许平志把侄儿抱起,神色郁郁的颔首。

  他已经想起来了,所有的事都想起来了,想起了当年风头无两,天纵奇才的大哥。

  想起了许家曾经飞黄腾达的场景。

  只是那一切都是过往云烟了,京城年年有高官巨富倒台、抄家,在屏蔽天机的情况下,没有人会记得二十年前辉煌一时的许家。

  ............

  深夜,御书房。

  烛光煌煌,明亮如昼。

  太子坐在属于皇帝的大案后,心情五味杂陈,有感慨,有唏嘘,有兴奋,有激动,有忐忑..........正如普通人面对人生中仅此一次的嫁娶。

  太子知道,自己能不能顺利登基,就看今晚。

  此时,诸公们还在偏殿候着,喝着热茶,吃着糕点,等待着议事。

  皇帝被斩,群龙无首,太子自然而然站出来主持大局,这是理所应当之事,也是太子存在的意义。

  国不可一日无君,亦不可一日无储君。

  储君的作用在这个时候就凸显出来,若是大奉没有太子,这会儿,估计得乱。

  经过白日的安抚,京城各阶层大体还算平静,闹的最凶的是平头老百姓,他们群聚皇城门口、各处衙门,吵囔着要见许银锣。

  市井百姓怀疑许银锣被朝廷暗中捉拿,甚至击杀。

  王首辅让太子调动禁军入城镇压,同时命令京官出面安抚,双管齐下,才止住了可能发生的暴动。

  “殿下,首辅大人来了。”

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