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两百六十章 技高一筹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两百六十章 技高一筹 (第1/3页)

  九条不够真实的狐尾,宛如孔雀开屏,张扬在许七安身后,缓缓抚动。

  这些狐尾来自万妖国公主,九尾天狐。

  从一开始,院长赵守和武林盟老祖宗,只是许七安摆在明面上的牌。

  他还有一张无人知晓的暗牌——万妖国公主。

  许七安与万妖国公主并无联系,那位修为强大的狐狸精,在他的认识里,只是史书中出现过的一个名字。

  但许七安知道,如果自己遇到大危机,熬不过的那种。

  万妖国公主绝对是力保他的存在之一。

  理由很简单,当初可是万妖国的暗子,把神殊偷偷送到他住所的。

  很明显,若是没有这位九尾天狐的授意,暗子敢这么做?

  万妖国余孽的目的是借他体内的气运温养神殊断臂,他和神殊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  九尾天狐或许不在乎他的死活,但绝对不可能坐视神殊被封印,被佛国重新掌控。。不然,万妖国辛苦谋划的桑泊案,是为什么?

  当然,这些只能说明大家利益相同,如果只是这样,许七安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一个从未出现,也从未联络过的妖女身上。

  他之所以笃定万妖公主会出手,把她视作自己的底牌,是因为两件事。

  一,浮香的小故事。

  并非许七安看不起这位管鲍之交,但以浮香的身份地位,真的能了解到监正大弟子当年的往事?

  显然不可能。

  那她为什么会在留给自己的信里,写下暗示性如此明显的故事?

  答案很简单,这是万妖国公主的暗示,一方面暗示他真正的敌人是谁;另一方面委婉的表达出自己会出手的意图。

  就如只是这样,许七安依旧不会把她视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。

  真正的原因是,当日在司天监苏醒,去云鹿书院见赵守之前,监正给过他一枚乳白色的丹药。

  那枚丹药吞入腹中之时,许七安隐约间听见柔媚动人的轻笑声,转瞬即逝。

  许七安并不知道监正和九尾天狐是怎么勾搭上的,但这些不重要,聪明人之间? 要学会心照不宣。

  终于出来了.........察觉到尾椎骨异常的许七安? 如释重负。

  他之所以骂九尾天狐是臭婆娘,是因为体会到了对方恶劣的性格。

  她明明可以更早的出手? 非要卡在这关键时刻? 许七安差点就吓尿了,以为自己这张保命底牌不起作用。

  那样的话? 只能祈祷下辈子投个好胎,出生在富贵人家? 生父是个当人子的? 最好还有一个会“嘤嘤嘤”的大长腿36d姐姐。

  ...........

  它们刚一出现,白衣术士就仿佛中了定身术,出现短暂的僵凝。

  趁着这个间隙,九条狐尾如同一根根触手? 一部分缠住无形无质的庞大气运? 阻止白衣术士将它们拔除。

  另一部分狠狠抽打向白衣术士。

  它们没有散发出可怕的气机波动,也没有造成壮观的异象,但白衣术士竟下意识的后退了小半步,似是极为忌惮。

  “哼!”

  他冷哼一声,对于九尾天狐的出现? 既惊讶,又不惊讶。

  不惊讶? 是因为知道九尾天狐和神殊之间千丝万缕的渊源,对方出手阻扰? 意料之中。

  惊讶的是,他没料到九尾天狐是以这样的方式出手奇袭。

  要知道? 在精通望气术的巅峰术士面前? 大部分的隐藏手段都将无所遁形? 世上能瞒过二品术士眼睛的藏匿手段,屈指可数。

  而这些手段,白衣术士知道的一清二楚,九尾天狐施展的是他从未见过的隐匿手段。

  白衣术士慌而不乱,抬脚一跺,剩余的法阵同时爆发出刺目的清光,在他身上罩起防护屏障。

  嗡嗡嗡!

  六条狐尾拍打在屏障上,打的清光剧烈震荡,打的气机层层叠爆,打的白衣术士连连后退,凶狂不可一世。

  另外三条狐尾,缠住那股庞大的气运,落回许七安体内。

  气运重归于身。

  呼........许七安松了口气,狐狸精真棒!

  见状,武林盟老祖宗和院长赵守抓住机会,虚空中窜出越来越多的刀意,三品巅峰,接近二品的刀意,配合儒圣刻刀,磨灭阵法,像是凿穿千军万马,凿穿一座座小阵,直取敌将首级。

  白衣术士面对三人夹击,丝毫不慌张,见暂时无法取出气运,他便果断放弃许七安。

  香囊自动打开,一件件法器宛如被赋予了生命,自动飞出,不是床弩火炮这些物理攻击法器,而是用途更诡异的法器。

  它们有的是铜镜,有的是尖牙,有的是青铜小印,有的是玲珑宝塔...........

  它们的作用是封神、穿刺气机、禁锢、炼化........

  众多法器缭绕在周遭,许七安肉身无恙,但元神嗡的一震,像是被撕裂成无数碎片,短暂的失去意识。

  一条条触须般张牙舞爪的狐尾,在法器的影响下,仿佛失去了活性,失去了目标,有些茫然的蠕动。

  白衣术士探出手,虚按在许七安头顶,重新拔出那股庞大的,已经被他炼化的气运。

  “此地禁止使用法器。”

  赵守沉声道。

  白衣术士的绝世大阵,在当代大儒和半步二品武夫的合力猛攻之下,磨灭大半,再无力抗衡儒家的言出法随。

  叮叮!

  当空飞舞的法器纷纷坠落。

  亚圣儒冠和儒圣刻刀也自我封印,收敛了光华。读书人是讲道理的,读书人不是流氓。言出法随的力量,对己方同样有效。

  赵守闷哼一声,脸色煞白如纸,这是吹牛皮大法的反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