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_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 (第1/3页)

  .........许七安表情僵硬,再不复得意之色,怔怔的看着白衣术士。

  他的脑海里,红裙子和白裙子瞬间飘远。

  “你母亲是五百年前那一脉的,也就是我现在要扶持的那位天选之人的妹妹。当年我与他结盟,扶他上位,他便将妹妹嫁给了我。世上最可靠的盟友关系,首先是利益,其次是姻亲。

  “我娶了那位金枝玉叶后,便着力于策划山海关战役,窃取大奉国运。山海关战役的尾声里,你出生了。”

  呼!

  许七安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,红裙子和白裙子又飘回来了。

  他虽然也算是大奉皇室后裔,但那是五百年前的一脉,和怀庆、临安其实没有太大的干系。

  上辈子同姓之人还经常说: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。。

  不过,非要论起来,怀庆和临安都是我的族姐。

  然后,他才有心思去思忖便宜父亲说的话是真是假。

  时间点是吻合的,我出生的那一年,在二叔的记忆力,他和许大郎在山海关打仗,所以婶婶和生母两人照顾我多时.........

  许七安一愣,意识到不对劲,沉声问道:“她,她为什么是在京城生的我?”

  说话间,他脸色一白,只觉得体内的某个东西在动荡,竭力抗拒着什么。

  同时,武者的本能在疯狂预警,依旧没有具体的画面,但那股发自内心的恐怕,让他感觉自己是踩在钢丝上的孩子,随时都会坠落,摔的粉身碎骨。

  这让许七安意识到,白衣术士炼化气运到了关键时刻,若是成功,这一身气运,将归于他人,和自己再没任何干系。

  而他也会随着这股与性命交缠的气运离去,身死道消。

  对于儿子即将面临的遭遇,白衣术士无喜无悲,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:

  “你生母是趁着我不在身边,悄悄去的京城,在那里把你生下来。等我窃取了气运,才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许七安口鼻溢出鲜血? 深深的看着他。

  白衣术士语气不见起伏:

  “你的出生本就是为了容纳气运? 作为容器使用。这既是我与那一脉的博弈,也是因为时机未到? 在没有起事之前? 不宜将气运植入那一脉皇族的体内。

  “你生母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,她表现的逆来顺受? 表现的为家族的崛起愿意付出一切,但那伪装。你是她的第一个孩子? 她舍不得你死? 于是逃到京城把你生下来。

  “监正在京城,他将是你最大的保护伞。”

  原来如此.........许七安叹息一声,再没有任何疑惑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心里想的? 竟是监正那个糟老头子。

  大奉最惨的孤寡老人啊。

  “这么说来? 姬谦还算是我表哥?”

  许七安问,鼻子里的血留到了嘴边,很想擦一下,奈何无法动弹。

  “对!”

  白衣术士点头。

  杀的好啊,表哥都该死? 嗯,这不是我说的? 这是前世某位知名作家说的........他心里腹诽,以此缓解心里的焦虑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后手?”

  这时?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